“让阳光照进来,让秘密无处躲藏。”自从写作以来,这句话一直是我的信条,把那些潜行于社会中的游戏写出来,无论是娱乐圈的还是资本圈的,写成故事,让大家知道。

这一点很重要。许多朋友留言说,自己就是个小职员,不安守本分,偏要去关心明星或富豪的事儿,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对于小职员,如果只是上班好好工作,下班追剧打游戏,安享岁月静好,没有兴趣研究社会的运行规则,恐怕要一辈子当个小职员了。

这不是红灯停绿灯行的交通规则,也不是背题库考高分的应试规则,而是一套怎么混出头的社会规则,这套东西没有教科书,就藏在规则的使用者和获益者——富人身上。

富人是个笼统的词,可细分为富一代、二代、三代......我们富起来的时间不长,毕竟改革开放才四十年,富一代渐渐老去,富二代正在横行,富三代在外面静静念书。

想发财,盯住富人是条捷径。怎么盯?正常点跟他做生意,非正常的傍上他套住他......而几天前赢得奥斯卡三项大奖的韩国电影《寄生虫》,采用的就是非正常办法。

男主角一家是韩国的贫困户,一家四口住在地下室,过着上顿吃饱下顿难找的日子。阴差阳错,男主角成为一户富人的家庭教师,职责是教其女儿功课。富人家也是四口,还有个小儿子要学画画,男主角趁机把美术专业的妹妹介绍了过去。然后如法炮制,把老爸介绍过去当司机,老妈弄过去当了管家。

这个过程使尽了花招,他们要装作不是一家人,甚至互不认识。妙的是有钱的太太很傻很天真,被他们蒙混过关;更妙的是有钱的女儿更傻更单纯,竟然坠入爱河,爱上了男主角。他们一家喝酒庆祝的时候,男主角得意洋洋的畅想,以后要专门雇一对爸妈过来谈婚论嫁,娶了这家的女儿,就是真正的有钱人了。

电影演到此处,是最令人开心的,哈哈,有钱人真是蠢到家了。

我不知道这部电影凭什么得到奥斯卡,可能是后面情节突然转向,穷人被嫌弃,富人被憎恶,表现了穷人和富人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这么一部电影,把富人弄得很傻很好骗,让穷人穷开心一番,然后顺着这个思路去寻找富翁富婆富二代,想着一跃跳入富人圈。实际上,现在的电视剧就喜欢这么演,霸道总裁爱上我,豪门千金最专情,惹得不知多少灰姑娘和壮小伙眼巴巴渴望,梦想改变人生。

让这样的电影闪耀奥斯卡,由此来看,奥斯卡就是一场居心叵测的戏,它把一套假规则放到聚光灯下,让人们忽视了真正的规则。

真正的规则?在这里我要推荐另一部韩国电影,跟《寄生虫》不是一个量级,名字叫“燃烧”。

《燃烧》改编自村上春树的小说《烧仓房》,男主角是一个穷二代,偶遇了女主角,是小时候跟他一起长大的。两个人都很穷,尤其是女主角,连家都没有,只是打点散工糊口。

女主角很漂亮也很坦诚,说父亲留给她一笔钱,做整容花掉不少,剩下的要去一次非洲。正是在这次旅行中,她认识了一个富二代。

富二代举止优雅,他坐着男主角的皮卡车从机场来到一家餐厅,请他们吃饭,出门的时候助理已经把他的跑车停在餐厅门口了。看到富二代的跑车,穷二代形愧,他自觉地放弃了女主角,让她跟着富二代上了跑车。

后来的剧情是三个人经常一起玩,吃饭、跳舞、喝咖啡......富二代不做什么工作,他很闲,也很无聊,常与有钱的朋友办Party。

故事讲到这里有点俗套,不就是富二代抢了穷二代的女友吗?电影有点闷,对话有点多,我看得困意连连,直到情节突变,出现了一段对话。

女主角去睡觉了,富二代和穷二代并排坐着,在穷二代的破房子门口。富二代吸着大麻,吞云吐雾中,淡淡地说:他喜欢烧塑料棚,挑一个田野里没人管的破旧塑料棚烧掉,每两个月烧一次,很过瘾。烧的是别人家的棚,明明白白在犯罪,但那些无人问津的塑料棚,谁在乎呢?

“浇上汽油,点着火柴一扔,结束。”

富二代又说,他已经找到了下一个要烧的棚,几天后就动手。

不明所以的一段对话后,富二代带着女主角扬长而去,但从此以后,穷二代就再也联系不上她了,找遍各处都没有踪影。他找到富二代,富二代依旧优雅,说他们已经分手,好久不见了。而在富二代的身旁,有了另一位女孩子,看举止又是出自穷人,正为傍上富二代,混进了富人圈而手舞足蹈。

穷二代明白了什么,塑料棚就是这一个个的女孩,在渴望和兴奋中被富二代摧毁,悄无声息,一脸平静。

富人不傻,傻的是穷人;穷人爱跟富人认真,可是富人会在乎吗?

我突然想到了几年前认识的一位富二代,是安徽某市颇有势力的一个家庭的公子,年轻,帅气,人高马大,留学归来,谈吐很有风度。

除了在家族企业挂个名,玩就是工作。他说自己正同时跟五个女孩谈恋爱,约会排得满满的,一场电影要看几遍。那时最火的电影是《北京遇上西雅图》,他连台词都能背下来。

“我通常找那种长得漂亮但很穷的女孩,我有时间,肯花点钱,这些女孩都很聪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每当看到她们充满渴望的神情,我就知道不会失手。”

“但这样有意思吗?你总要找个爱的人结婚啊,你爸妈盼着呢。”

“结婚没问题,这个我爸妈会安排,对象肯定是门当户对的。至于爱情,我从来没有过,我喜欢这些女孩,但又可以随时跟她们分手。而且,让我最爽的地方正是分手。”

“分手?”

“我带她们领略了一番富人的世界,五星级套房、头等舱、法式大餐......还有节日的小惊喜。当她们已经习惯当富人的时候,我就要分手。她们常会哭着来找我,说爱我,我一脸平静。她们以为是爱上了我,其实只是爱上了我的世界。”

“......”

扯远了,收回思绪。好的电影可以看十遍,好的小说可以看一百遍。我有个女儿,等她长大后,我一定陪她看看这部电影,读读那篇小说,然后告诉她:

当一个人的渴望是另一个人的日常,当一个人的梦想是另一个人的手痒,世界一定很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