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真实经历。


我不是喜欢体验各种不了解的事情吗?若干年前,我听说富豪饭局有陪客的做法,很好奇,求了一个有点上流人脉关系的朋友让我混进去。


他说,是有这么一个圈,商业应酬需要陪客,陪客就是你这种不知名“作家”、没有作品的“导演”、潦倒“艺术家”,大部分其实常年依靠出席饭局维生,不干什么其他事,“演员”没戏拍、“导演”没在导。


朋友只是有人脉,社会级别不是干这些的,而是属于上游,但勉为其难安排了一次。


我说准备穿西服,他说不需要,别短裤即可,做自己就好。


我问能收到多少钱,他说他也不清楚,可是一万肯定有,应该不只一万。


我反正就是好奇嘛,让我付钱我都会考虑,所以没所谓了。


到了那天,饭桌大概半满时,有3个美女,其中一个电视见过,好像是落选港姐,另外2个看着也像是模特、小明星或者有那个条件的人。


然后有我,还有一个好像是画家还是摄影家什么的。


然后有个像管家、私人助理、秘书形象的人出现,大概30岁+,很体面的一个人。


他为我们互相介绍了,然后说陈老板和朋友一起,马上来,实在不好意思云云。


我不知道谁是陈老板,但明显就是请吃饭的那个人。


这个管家是他的人…..没有什么秘密,只是不记得名字而且和话题无关,为了下面阅读方便,姑且称为秘书麦克好了。


也不是等了太久,这个陈老板,和一两个人一起到了。


陈老板向朋友介绍了每一个人。


他说的是稍微夸大了的事实,譬如介绍我时,他是这样说的:“这位是Thomas,他老到处去些奇怪地方,西藏啊非洲啊什么的,写过几本畅销书…..他是秘书麦克的朋友,我也是第一次见…..久仰久仰啊,Thomas!”对每一个本来在座的人,他都很有礼貌地介绍和打招呼,都说明自己本来不认识,说的是“人多热闹嘛!一起吃顿饭认识一下新朋友特别高兴!”


然后就是吃饭。


陈老板带节奏,天南地北聊。


遇到冷场,秘书麦克会对我们问些话题搞气氛,譬如有半小时都是在问我西藏高原反应什么的。


几个美女没有什么话,画家态度很冷淡,很沉默寡言。


在这中间,老板偶然和客人聊一些商业合作的事,但不是很详细。


总之,就是一顿吃的很舒服的饭局。


虽然知道自己是收钱的陪客,可是感觉就是朋友吃饭而已,没有压力需要干什么,连喝酒都不必,也没有对美女逼酒,反而是美女们自己敬了几轮酒。


我有信仰所以不喝酒,老板顺势问了些佛教徒吃什么不吃什么的话题。


上水果时,老板说自己有点喝多了(很明显没有喝多),还得送客人回酒店,而且还有点事儿要谈,先告辞,他和每个人握手,询问是不是自己有交通回家、要不要他安排(明显只是客气话),然后说了些羡慕文艺人、自己满身铜臭有点高攀了大家别嫌弃云云,然后再次道歉、让秘书麦克打点。


老板和他的商务朋友离开了,我们继续吃甜品。


这时候,已经比较熟悉,老板走了更自然(但必须强调,本来也很自然),麦克和我们有一句没一句聊天,偶然还说两句无伤大雅的老板坏话。


最后,麦克拿了些东西出来,每人有一盒名贵巧克力,和一个红包。


“这是老板的见面礼,刚才忘了,请笑纳,千万别推辞,老板今天是接待重要客人,自己没啥话题,所以很荣幸几位一起玩,热闹,蓬荜生辉…..”这些话说得很漂亮,所以,我们是“勉为其难”收下的(其实都是奔钱去的嘛,大家都知道,可是他们说话让人舒服)。


离开后,有人去卫生间,有人拿车,我在电梯口遇到那个落选港姐。


她是个特别真诚天真的人。


她说,一直吃饭一直怕,第一次出席这种饭局,是经理人安排的。


她说,听说娱乐圈黑暗,她一直怕被下药、硬来,所以男朋友其实在酒店大堂等着她,一直都在大堂。


进电梯后,她问我,红包里是多少钱,我说我也第一次,然后她说,要不我们打开看看?我的是3万现金,她的是5万。


她还特别不好意思,说“我听说是每个人不同的,女的多一点….要不我给你1万,我们都是4万好了!”我一直拒绝,她坚持分了我1万。


在大堂,她介绍了男朋友给我。


男朋友很不友善,然后她说,不是啦,这个是个作家、旅行家,不是老板那边的,他也是第一次来,是好人。


临分开,女的还笑说,没想到是这样的,这就可以走了,我还以为起码会毛手毛脚呢,这4万好赚!


顺便一说,那个落选港姐的男友很不得体,一副鲁瑟相。


我当时就想,估计抓不住那港姐,然后落魄一生一直说前女友贪慕虚荣变坏了什么的,后来果然如此。


后来我问替我安排的朋友,他说,每个人有个大概价位,但不会说很清楚的。


你收到3万算是偏多了,应该是1万左右的。


美女大概5万起步。


我问他,怎么摄影家很不多话也有人邀请呢?他解释,做自己即可,你们的身份是“老板的客人”,显示他认识各种各样的人,饭桌有话题、热闹即可,做自己就可以了,不需要逢迎的。


有几个常客出名态度冷淡,也还是很受欢迎,老有人请出席,艺术家嘛,有性格是可以接受的。


老板需要的是一个好的组合,有说笑话的、有什么都懂的、有傻人设的花瓶,中间加插一两个有脾气的“艺术家”常见。


我再问他,怎么没有对美女灌酒、毛手毛脚?他说,有些老板比较色,但通常不会,这个价格和安排是不包括毛手毛脚的。


如果要色,会另外有安排,是另一重叠的圈子,但人不太一样,红包也不同级别。


你这种局,就是出席、做自己就可以的了,如果是艺术家,整晚不说话都行;美女也是,作用就是花瓶而已,如果能聊、有气氛更好,否则,就当花瓶即可。


你们就是家具的作用而已,没人会下药什么的啦。


我问,怎么不是海天盛筵?他说,那是另外一个圈子,他不是那圈子的。


这事情经历过、了解了就过了。


大概3年后,这朋友一次吃饭吃到一半还想起,他说,噢,麦克后来也请过你几次,我告诉他你不是那圈的,只是好奇体验而已,不会再去的。


麦克后来和陈老板提起,老板说,肯定是我们得罪了呗,大概看不起生意人…..


整个事情和我想象的很不一样,其实还挺优雅的,没有什么收钱干活的感觉,那老板还挺有品的,哪怕可能只是嘴巴上那么说,也还是让人舒服。


我问朋友,为什么没有对美女毛手毛脚。


他说,如果是色情老板、有别的想法的饭局,请的人可能还是同一波人,譬如说,可能还是陈老板,但被请的人是另一名单上的人,譬如说,香港是有一个游艇女圈子的,类似性质,但默认穿泳衣、性格开朗、能玩(不是色情那种玩,是指性格能闹的意思)、接受一定程度的毛手毛脚。


这不是老板、雇员或者嫖客、小姐关系,整个事情是很体面的,或者起码说包装得很体面,是作为贵宾、平起平坐的朋友出席。


哪怕你的出席人设是歌唱家,大家只是图有个“知名女高音”是自己的“朋友”、也在席上,而不会要求你高歌一曲娱宾的。


要入圈,是无法应聘的,也没有一个组织。


一些大企业或大老板身边有一个迈克秘书这样的人,他有自己的人脉、能独立解决很多问题。


他会有自己的一些“朋友”,类似一个备用名单。


实在不行,他也认识别的“迈克”,互相帮忙,所以形成这样的一个圈子。


譬如我当时第一次以后,就属于迈克的“朋友”了,他除了自己用,可能还会把我介绍给别的“迈克”。


所以,结果就是,“迈克”有很多个,可是“朋友”来来去去就是同一波人。


这些人有些真的还有认真的工作,但有些就是吃以前的名气(譬如过气的国家得奖运动员),或者吃先天条件(譬如某某建国将军的孙子,或者譬如说西方落难贵族子弟)。


圈子都有些什么人我也不清楚,但据我的有限知识,譬如:


1、过气运动员。


2、不出名的演员。


3、很勉强算在演艺圈、模特圈的美女(但不是陪睡那种)。


4、过气知名演员。


5、落难贵族、名门望族子弟。


6、各种艺术家、作家。


7、有丰富人生经历的有趣人。


8、形象比较好的算命风水家。


…..诸如此类。


这不是找演员,你必须确实是这样的人才行,不是叫你去假装。


譬如我当时被介绍为“知名大作家”、“旅行家”、“少数在中国兵工厂上过班当高层的香港人”、“宗教灵异鬼故事各种八卦”,尤其是“特能说!”,而实际情况是,我出版过几本书但不知名,我去过几个冷门地方但没去过很多地方。


如果你的人设是“特能说!很能闹!”,大概有点默认的期望值需要你这样干(但我那次没有这个压力)。


可是,如果你的人设是过气运动员,你确实曾经是知名运动员即可,不需要你干什么,甚至不需要你说话。


当然,入圈以后,虽然包装得很体面,实际上人也不是傻的。


如果你每次都态度差,名气又不足以支撑你的态度,“迈克”们下次就不请你就是了。


简单来说,就是得有东西拿得出手。


这些都是某个夹缝的人,“知名演员”确实是个演员,但不知名;真知名的麦克请不到,或者起码不是这名单上、玩法价格都不同。


最起码得有趣,譬如说,跟贴说“求入圈,能吃饭算不算技能?”的,你连讲个笑话都不原创、不好笑,显然不算“有趣”,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