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洞奖之所以有趣”
“是因为在没有戳开始前你永远不知道小格子里面是什么样的玩具”


没有华丽的转场特效和充满视觉冲击感的炸裂画面,只是很平静的叙述自己的童年,声音放大的话会觉得那个夏日仿佛永远漫长不会结束,那记忆中最早的雪一开始下,童年也就宣告终结了。


沉下心来打磨一部作品很难,因为这里是中国,或者说大陆,台湾的作品在意识形态上已经较为成熟,也知道影视创作的核心是什么,不像大陆一直在生产干瘪的垃圾,其实,在经济市场上,生产者的产品是面向消费者的,消费者的喜好大部分决定了生产者生产什么样的作品,如果真的是这个样子,我们也就不能老抱怨看到的都是些矫揉造作、狗血的剧情和供人沉溺的肥皂剧,在很大程度上,是我们自己喜欢看到这种东西。


又想到了去年三年级复习资料艺术部分的一句话:“当文艺创作者为了使自己的作品能够成功出售,在作品中违心的表达雇主的意愿的时候,文艺创作也就走到了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