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九岁博览群书,二十岁达到顶峰,没有任何人能够超过我了。我现在看的书都是社会人文类的,比如知音杂志和故事会 —— 罗玉凤

对于00后来说,别说《知音》和《故事会》了,就连当年红遍全网的罗玉凤,可能都了解甚少。 


所以00后们一定想不到“凤姐”口中说的这些杂志,曾经在中国有多火爆。

作为农民工返乡必备读物,知音、故事会等杂志很明显地和那些精英读物划清界限。

在混合着红烧牛肉泡面味的车厢里,乘客们遨游书海,靠着一个个惊为天人的故事,消磨难熬的旅程。

 

即使是罗玉凤这样的名人,就算到了遥远的美国做修脚工,也要在地铁上靠着一本《故事会》获取幸福,你甚至可以从她脸上明白,阅读给人带来的只有快乐。

当然,看什么书和颜值高低是无关的。

你看归国偶像吴亦凡这张峻冷的帅脸,如果说面无表情就是时尚,那他手里紧握的那本《故事会》一定是最近的流行时尚风向标。

 

而且真正热爱读书的人,永远不会在乎汲取知识的地点。

 

 

《故事会》给予吴亦凡的,一定是人生启迪和究极信仰。

 

看过《故事会》的人都知道,这本杂志不只有能让偶像明星内心变柔软的心灵鸡汤,还有众多的民间奇闻异事,总有一个能吓到你。

比如,某农妇上山砍柴,没有用手捧起来喝,而是直接趴到泉眼喝水。回家后,这个农妇总是头痒,洗头数遍都不管用。有一天,她的丈夫家暴,把头发连着头壳一起揪了下来(...)——农妇的脑子里全是蚂蟥,原来是因为她当时喝水把蚂蟥的卵喝了进去。

这个故事还在结尾时向大家科普:喝水不能趴下去直接喝,一定用手捧起来,因为手上可以看到蚂蟥卵.......

 

比如一个人被发现死在家里,尸体残缺不全,就像是被吃了一样。后来经过调查,这个人生前吸大烟,只要一吸大烟就有一群蛇盘在窗前和他一起吸烟气(什么鬼?),后来此人没钱买毒品,众蛇毒瘾犯了就把人给吃了.....

以上,全是故事会作者们靠着脑洞编出来了,没一个是真的。

这些作者不去当编剧太可惜了,比如今微博上什么奇葩投稿bot里的刺激万倍。

著名作家韩寒,就深受爸爸的写作影响,他爸爸韩仁均,曾经可是在《故事会》发表大量故事的撰稿人。

 

类似这样的故事数不胜数,但更令人心跳的故事,还得翻开妈妈们的枕头——枕头下的那本《知音》里,随便一篇都是让人面红耳赤的“情感故事”。

 

路过书报亭,男女老少的眼睛都逃不开这本杂志的封面:

什么知音体标题,什么情情爱爱,没人在乎,路过就是为了看一眼美女明星

 

 

姐姐们很风情、很知性、很成熟、很亲切、很丰...丰富、我很喜欢。

想来,给《知音》拍过封面的女明星们,至少有一半是后悔的吧。

不同于其他读物杂志的心灵鸡汤,《知音》的受众偏向女性,主打的内容更是以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作为亮点。

作为中国最早的一批“标题党”,《知音》封面极刺激抢眼的两性话题的字眼,和封面女郎们一结合,效果就有了。

这也就不难怪,为什么会有人把它作为自己第一本性启蒙读物了。

 

打开这本杂志,更抢眼的是它里面花花绿绿的广告,越过法律的边缘疯狂试探。

 

当时的人们哪有现在这么清醒,还真有花钱买的。据说一位读者人生第一次被骗钱,就是看了这种广告,想买“刀剑武器”,钱寄过去了,东西再也没回来过。

被封面广告刺激一波后,打开目录,知音体标题更是男默女泪。

每每看见那些标题,都会扼腕叹息主人公的悲惨经历,恨不得穿过纸背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并激励对方:每一天都很美妙,好好活着!

而知音体的标题也成为最古早的互联网梗之一,引来创作者们纷纷效仿。

 

这么看来,《知音》绝对是中国现象级的读物杂志。

随着人们受教育程度普遍提高,《知音》的文章内容成为令人诟病的众矢之的。

如果说《故事会》是B级片,那么《知音》就是“动人心弦”的A级片。

读过《知音》的青少年们,不但受到了性早教的错误示范,还从家长里短的琐碎故事里锻炼了情商:他们过早地了解了婆媳关系的复杂、婚姻的不忠以及人心的一切劣根性......

 

全中国也没有哪个一线明星没被八卦出狗血爱情故事,是的,人家知音只写顶级明星,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没被写进知音的明星不是大明星(误)

 

如果你看过知音的明星故事,你会感叹里面的细节之详细:这tm是作者趴在明星床底下写的吗??

 

下午两点,胡歌终于艰难地睁开了疼痛的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竟然是薛佳凝的小脸。他以为在梦里,拼命想睁大眼睛,薛佳凝轻轻拉过他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温柔地说:“我是佳凝,如果你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就相信你的感觉。”......胡歌的颤音中透着丝丝的悲凉,让薛佳凝心痛不已。她尽量使自己的心情平复一些,用很轻松的口吻安慰道:“别胡思乱想了,我刚才咨询过医生,说你问题不大。要对自己有信心,而且更重要的是,你以前实在太帅了,跟你一起太有压力了。现在我就不怕你跑了。”

 

后来,《知音》也自食其果,因为内容的真实性经常被告上法庭。

《知音》、《故事会》等杂志的火爆,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那时的人们离网络太远了,远离网络的人们只好靠这些边角料阅读获得外面的消息。

这样一本几块钱的读物,可读性极高,只要不是文盲都能看懂。再加上题材涉猎之广,把男女老少全吸引过来了。

如今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只要打开手机就有无数新闻等着他们阅读,谁还会愿意去翻阅那些薄薄的一本册子?所以这些杂志也渐渐没了往日的光彩。

当然,曾经坐在马桶上一篇篇翻着小故事的日子也成为了一段回不去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