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想让你知道的是以「一对一私聊」为名的青色聊天平台SWAG在台湾地区虽然属于合法边缘,但部分成人偶像在自营之余,甚至还有助理帮忙掌镜、剪片或经营社群,撇开社会观感不谈,其实反而形成了新型态的产业,将性工作从少数控制者的手中解放,让「被控者」化为「偶像」般的存在。

感谢高速网路与智能手机的发展,「平台经济」横跨影视串流服务、美食外送、交通运输业,面对发展快速的新商业模式,除了美食外送、交通运输外,「成人偶像自拍平台」亦受惠于高速网路与画质的平台经济。

例如主打「与偶像零距离」的成人影像平台SWAG,最近就逐渐从口耳相传的秘密,透过各家YouTuber的宣传逐渐走上台面。不过和叫车或外送的App相比,在SWAG中无论是提供平台服务的业者、上传影片的成人偶像或付费收看的使用者,似乎都不存在平台经济新商业模式中近期最为人诟病的「假承揽真雇佣」,业者、成人偶像、使用者三方面各取所需的一片详和,是否为情色经济开了另一扇窗?

其实台湾人对影音App应该不陌生,对平台上的「色情」也时有耳闻,例如现已「洗白」为清新多元节目与歌手养成平台的17直播,其实在2015年上架时,就因为直播主播出色情影片,导致业者遭警方约谈,App更是在七天内火速被下架。而同样是黄立成所创立的SWAG,最初其实是打著「一对一私讯」的名义,而其更为封闭的软体环境,最后打出「亚洲最大成人私聊平台」的招牌,直接以情色内容吸引消费者。

在平台上,除了免费内容之外,使用者也可以付费换点数来「解锁」各样平台直播主拍摄的情色内容,其中有些直播主甚至设计活动,让「刷礼物」到特定金额的粉丝,可以进行真实世界的「一对一互动」,而这些互动的纪录影片,也常会再放上平台成为收费内容。

有趣的是,虽然SWAG观众和直播主的互动有如「付费发生性行为」,但由于刷礼物和直接付费之间隔了一层,加上直播主以「一对一聊天」名义提供影片,从法规角度来看不达成「公然」和「散布」的条件;而在实际一对一的部分,由于是粉丝刷礼物给直播主后,另外由直播主约出共餐或其他深度交流,在法律边缘免除了「交易」的责任。

在这种看似合法的环境下,加上许多自媒体加以包装「好赚」的形象,也让SWAG平台上的直播主和用户越来越多,尺度也越来越开放,但被台湾社会风气深埋在底层的性产业透过网路平台逐渐蓬勃,究竟是好是坏呢?

某方面而言,色情直播平台打破了性产业「传统势力」的控制

其实性产业并非今天才有,台湾从古至今性工作的参与者也不曾少过,差别多只是有否在媒体见光。然而讲到情色经济,便不得不先提邻国日本,从PTT问卦「日本经济有差到这么多女人甘愿去拍AV?」中可以看到,很多人觉得「国家经济越差、越多人从事性产业」这个命题显然有误。根据经济学人的公开资料,2017年的世界GDP排名前五名为美国、中国、日本、德国、印度,日本经济显然是亚洲民主国家内最好的,而德国的性产业合法范围最广,涵盖娼、嫖、中介,在德国卖淫必须要纳税、缴纳社会保险。

性产业为世上最古老的行业之一,由日本和德国的例子看来,可见经济太差还撑不太起来这行业,而背后的关键,反而是资源够充足的国家,反而可以对性产业进行规范和保护从业人员,相较起来,在比较贫穷的国家性工作者同样多,但他们更有可能遭遇人蛇、黑道等势力的伤害。

再把焦点转回台湾,若撇除经济因素,台湾人是否能视性产业或情色产业为正当职业选项?或者说「为了兴趣」从事情色产业可能吗?

1.jpg

在平台经济如此火热的当下,台湾「合法范围」内的情色产业如酒店、性感写真、情色一对一私聊等,对照主流媒体在社会新闻报导中一贯以「第三世界窥奇」视角来勾引读者好奇心的做法,在自媒体当道的今天,自拍影片上传平台并获利的成人偶像们,某方面而言其实是悄然将镜头诠释权从传统媒体拉回自己身上,加上粉丝经济的加持,不只意淫变得客制化,透过礼物还能获得共餐或发生性关系的机会,反而是将性工作从少数控制者的手中解放,原本的「被控者」甚至可以转化为「偶像」般的存在。

SWAG上的影片也是「用户产制内容」,只是「情色」带给它不一样的眼光

所谓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是指平台上的内容为使用者自行登入、产制,并非平台端创作或编辑,例如大家熟知的部落格。而SWAG这样的平台,就属于自拍情色影片与粉丝经济的混种,但本质其实也非什么新鲜事。事实上,自制写真集和上传自拍性爱影片早已不是新鲜事,在SWAG之外,从早期的无名小站到PTT、Dcard等讨论平台或Twitter、Snapchat等管制较少的社群媒体,其实都有这种所谓「素人」的色情内容。

有趣的是,虽然参与的人十分分散,但因为平台的凝聚力,却也让台湾逐渐形成了新型态的色情产业。

以写真平台JVID为例,部分写真偶像的人物设定常挪用日本AV常见的素人感,好比「小只马」、「音乐系」、「现役女大生」等等……在约定成俗的色情关键字下,这些情色影音平台裡人气高的成人偶像似乎也逐渐长出了「在地市场」,加上粉丝乐于为偶像消费,甚至寻求成为性爱片主角的机会,平台「素人」们除了影片尺度大外,也不断营造性感、大胆并且享受性爱的形象,好像无时无刻渴望性,藉以营造出「成人偶像」的形象。

不仅如此,部分成人偶像在自营之餘,甚至还有助理帮忙掌镜、剪片或经营社群,笔者在观赏这些影片时,除了火辣镜头外,更惊讶的是画面裡的偶像们似乎真心热爱这份工作,甚至为此另外聘雇人员,某方面而言成为了真正的「老板」,在这些分散的点中,新型态的产业也在逐渐成形。

2.jpg

截图自SWAG官网

反思:把情色影音平台的人看作网红,为何要笑陪酒的人?

在合法和健康的范围内,笔者衷心为岛内情色产业发展蓬勃感到开心,以SWAG成人偶像的例子,似乎真的有群年轻人享受自拍、色情、性爱并从中获利,撇开传统道德观,他们时间自由、热爱工作、造福粉丝、平台赚钱,而Twitter底下留言都是正面评价,例如「好性感」、「好想跟你做爱」等,网路酸民总爱贬抑女性卖肉的惯例,在这些直播主的周围,几乎看不见。

但如同「酒店小姐都有家人生重病」的都市传说,解读性产业和情色产业时,许多人常用「『牺牲』色相」解读从业者的劳动过程,彷彿以色侍人者,必定有所苦,在这样的巨大的道德观下,「经济需求」便成为情色产业污名化的缓冲区。不过,在成人偶像的包装下,以色侍人者成为了「女神」,登上性幻想排名的顺位,对照其他性产业或情色产业从业者承受的有色目光,大众对公娼阿姨或陪酒女郎就没这么友善。

但愿情色平台成人偶像,真如他们在镜头前悉心经营的性感形象,至少当有人指称这行吃的都是「青春饭」的同时,他们能说自己真的热爱工作,如果真能享受性爱又能赚钱,那是多么完美?

有了爱就没有战争,在这样的UGC平台上,一片平和的男神、女神和粉丝,在冲突不断的新数位平台领域,反而成为了「乌托邦」的实践之地。